悠闲的旁观者:第四十章 好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单纯从商的话,赚再多钱也不可能拥有像叶家的三圣庄那样的私家庄园的。

    在天朝,私家庄园通常意味着其人贵不可言有无双财势。住在里面的最少也是一代学界高峰,强一点的可能是最近退休功勋卓著的一州州牧,更大的可能是传承数百年的一郡望族。

    强如郑善的老师,曾任一校之长,拥有九鼎的杨降,也没想过去拥有这样的庄园。

    由此可见,建一座如此规模的庄园可不是一件小事。

    但在郑善嘴里说来,却像是加把力就能做到的事,别人听到,肯定以为是在吹牛,张如真听了,却点点头,道:慢慢来,我们先把中间的屋子修好,怎么样?

    郑善明白那栋房子正是他家正在修建中的那一栋,他点点头:房间的装饰也交给你!

    嗯!张如真眯起眼睛,一副还用你说、包在我身上的样子,说:我已经想了几套方案了,到时你得和我一起参详。

    正好,我现在就拿给你看看

    说着,张如真就要起身去拿放在一边的设计稿,但郑善没有放开他的打算。

    别急,让我好好抱抱!

    张如真听罢,安静下来,贴着郑善的脸渐渐泛起动情的粉红。

    良久,张如真幽幽的问道:丸子,好了吗?

    郑善说:没事了!

    人还是一动不动。

    画室外,看到这一幕的张母悄悄的退了出去,心里纠结着可千万别未婚先孕啊,我虽然想着早点养个孙子玩玩,可没结婚就很丢脸啊。

    下到客厅,张父刚好从外面进来,张母朝他招了招手,张父心里一慌,脚下一滞。

    张母瞪了他一眼,道:快点,磨磨蹭蹭什么呢?我有话跟你说!

    张父确认身上没有烟味,张母也不像是找他麻烦后,问道。

    张母坐了下来,用商量的语气对张父说:你看,长元也算是大学毕业了,这会儿也正好有空,我们要不要和他提一提,干脆趁着现在有空,把婚事操办起来?

    张父一听是这事,立刻放松下来,一边坐到另一边的椅子上,一边说道:怎么突然提这个,长元不是说等明年如真毕业再办吗?

    张母愁道:我这不是怕他们先搞出人命来嘛!

    这张父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心想才这个点他们就

    张母一巴掌抓到张父的身上,跟你说话呢,看什么看!

    没什么!张父正经的说:我觉得很好啊!

    张母顿时火了:好什么好!大着肚子结婚像什么!

    张父赶紧解释说:不是,你理解错了,我是说结婚好啊!

    既然这样张母收起脾气,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那你去和长元还有如真谈谈!

    张父不解道:为什么是我去说?和如真谈还是你这个当妈的出面合适点!

    张母说:还不是如真这丫头和你这个当爹的亲

    张父露出笑脸,这确实是事实,不过

    张母见他半天没有动静,眉头一挑,说:怎么,不愿意?

    张父连连摆手,赶紧起身,从张母身边路过,走向楼梯。

    等等!什么味道!

    当张父路过时,张母鼻子一阵抽动,立刻叫道。

    张父脸色一变,随即脚下一拐,从上楼变成出门,一边走一边说:我有点事要找松老谈谈,那事明天再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