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无音信:第四十七章.我相信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里面的笔迹很好看,下笔挥洒自如,不是那种中规中矩的字体,但也没有像草书那么狂放不羁。她倒是有些好奇。不过,这字怎么越看越觉得眼熟呢?

    信任,是这世间极其难能可贵的东西,千万不要辜负。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却见钟洛瑶走慢慢走了过去,轻轻扯了一下殷缈缈的袖子,附在她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殷缈缈听了以后,目光中带着些许难以置信,朝靳柏帆的方向扫了一眼,然后便不再看他,打开门让其他人走了。

    见殷缈缈还待在教室里等自己,她轻声开口:你先回去。然后朝她笑笑,表示自己没事。

    殷缈缈看她如此坚持,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又神色复杂地看了靳柏帆一眼,然后离开了。

    靳柏帆跟在钟洛瑶身后,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什么。两个人都无话,一时间空气里充满了寂静的沉默。

    钟洛瑶。他开口叫住前面的她。

    她沉默着回头。

    真的不是我!他一脸坦诚之色,话说得很肯定,态度也很认真,却又带着一丝不安与小心翼翼。

    他觉得自己变了。什么时候起,开始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了;又是什么时候,对着别人说话开始小心翼翼了;什么时候,自己开始解释了;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怕被人误会了。尤其是对她,这个他并不怎么待见的别人。

    以前的他,似乎不是这样子的。哪怕所有人不相信他、冤枉他、嘲讽他、污蔑他,他都毫不在意,基本不予理睬,生气了大不了打一架解气。现在,他却开始怕了,怕她误会自己,怕她不相信自己。最主要的,就是这样的自己,这样的转变,才让他心里更加恐慌,更加害怕。

    从她将自己手里她的书接过时,他就知道,她一定是误会了。平时的她,不是这样的。往常,哪怕别人给她再小的恩惠或者帮助,她都不忘一句感激之词。今日,她却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自己。只一眼,就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开了。这种距感让他觉得慌张,莫名的慌张。

    她眼神里的失望和嘲讽,让他的心有些发凉。这股凉意对着自己扑面而来时,他就明白。她怕是以为,今天这事儿,是自己做的。他想解释,却又无从说起。他根本没法解释。他来之前,她的生活一切都是平静的,他来之后,处处和她过不去,还三天两头整她一回。可是,这次的事情,真的不是他做的,不是他。

    钟洛瑶看着他晶亮的眸中带着慌张和焦急,对上自己的眼神时,他没有丝毫闪躲。没有任何撒谎的迹象,还带着一丝小心翼翼,大概是怕自己不相信他。

    她张了张口,却没说什么。

    靳柏帆一下子急了,他心里迫切地想辩解,却毫无头绪。看着她现在这样,他突然觉得很难受。不知道是难受自己被冤枉,还是难受她的不信任。他们关系本就不是很好,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她不相信自己那不是应该的吗?为什么自己还是会难受?

    你不相信我?他眼神里带着一丝痛楚和淡淡的失望,却又无可奈何。她不相信我,怎么办,她不相信我。呵呵,靳柏帆心里苦笑一声。

    钟洛瑶看着他这副模样,与他平日里的玩世不恭、浪荡不羁截然不同,她静静地盯着他。很久。直到靳柏帆都以为她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她却开口了:我相信的。

    虽然他是最后出教室的人,虽然知道他经常看不惯自己,变着法儿整自己,虽然心里一直有个不好的念头叫嚣着,说这是他做的,但看着一脸真诚,眼里尽是坦荡的他,她心里是愿意相信的。他说不是他,那就不会是他。况且,根本没必要的,不是吗?他帮忙捡起的书,他对自己伸出的援手,他的焦急慌张,这些她都看在眼里。如果真的是他,又何必在自己跟前做戏呢?

    其实,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这事和他有关,但未必是他。

    听到这句话,靳柏帆眼神一下子亮了,一扫刚才的阴郁之色,突然就那么咧嘴笑了,看起来傻乎乎的,却又有些可爱。仿佛,她的信任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

    回到家后的靳柏帆,辗转反侧睡不着,脑子里想的都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和她做同桌也有段日子了,她并不招惹是非,也不逞口舌之快,当然,除了自己。平日里她人缘很好的,那,今天这事儿,到底是谁做的呢?

    靳柏帆思虑良久,仍没有答案。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冥思苦想,却始终没有头绪。

    第二天一早,钟洛瑶刚坐下,就发现自己桌上的东西被人动过了。

    她仔细看了看,倒也没少什么,只是她昨天的书都不见了,全被换成了新课本。说是新课本,其实也算不上,里面该勾画的重点,该标注的注释一点儿都不少。只是从外面看起来,样子很新,连书的边角都是平整的。

    这书的主人一定是很干净整洁的那种吧。钟洛瑶心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