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宝贝之歧途:第五十九页 震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也许是因为没人搭理自己的缘故,理想国的发言人在酝酿了一会二腹稿之后又开始聒噪起来:灭亡旧世界的倒计时已经开始,新世界的第一道曙光也已经出现。从石英高原开始,从关都地方开始,直至整个世界。这个污秽肮脏的世界全部都将被‘真神’的怒火所净化!不纯者具将在这天启之中被焚毁,而被选召的纯洁者则能在这火雨之中浴火重生

    理想国发言人那如同传教布道般的癫狂发言,此刻听在正在战斗场地之间结阵自守毫无作为的参赛训练家耳中真真是格外刺耳。这些在基本安全的战斗场地中央,袖手旁观正在会场之中现场表演的人间惨剧的少年们,本就对自己的毫无作为而感到焦急或是悲哀,此刻再被那个理想国的疯子的疯狂言论一激,更是显得群情汹汹。

    一股躁动的情绪开始在这些少年的心中发芽成长。他们甚至都不能辨别这股让自己产生了一种反抗念头的躁动,究竟是对于那些正对无辜群众施加残酷暴行的恶徒,还是于对弹压着他们不让他们有所行动的联盟。

    训练家之间蔓延着的细微情绪变化,根本就逃不过一直留心观察着他们的科拿的注意,当他们之中刚刚有点情绪变化的苗头产生的时候。科拿便向身旁的渡送上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微微颔首,渡立刻用行动回应了科拿的询问。

    一直隐隐释放着气息蓄势待发的快龙,突然间张开了自己的大嘴巴,而后扬起脖颈,向着天空之中猛地吐出了一团硕大的橙红色能量球。这枚急速扶摇上升的光球在飞临竞技场上空的时候瞬间爆炸开来,而后无数颗硕大的包裹着七彩光芒的流星便冲着竞技场迅速陨落了下来。

    那场面,简直就和不久之前科拿与渡联手阻止的火流星坠落一模一样。差别只是,渡的快龙所制造的这场流星之雨的气势要更加恢弘,其蕴含的力量也更加强大。

    而就在快龙制造了流星雨的同时,科拿的铁甲贝也展开了行动。

    只见这个刚刚一直紧闭贝壳的双壳神奇宝贝猛然间张开了两层厚实的贝壳,而后嘴巴一张向外吐出了一道长长的冰蓝色呼吸。随着这阵冰蓝气息迅速融入空气之中,整个竞技场的气温也随之跟着急速下降。彷佛一团来自极北的寒流过境一般,原本只是稍见凉意的初秋时节顿时就变成了冰天雪地的隆冬时节。

    在场的所有人和神奇宝贝十分统一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寒颤。而后,不论是争先恐后通过出入口逃命的人群,还是理想国狂徒和他们所驱使着的神奇宝贝,全都突然发觉自己的动作开始变得越来越迟缓。自己的身体之外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上一层近乎透明但却颇为坚韧的冰层。

    整个会场顿时进入了慢动作的时间。几乎所有人和神奇宝贝都动作都从开始变得迟缓到最后近乎定格,只有少数几个理想国的成员和他们的神奇宝贝没有被这股蔓延全场的冰封所冻住。他们或是干脆利落地震碎了满身的冰盖,或是通过一些别的途径熔解、抵消、缓解了身上被冰霜所覆盖。

    可是,冰封仅仅是个前奏而已。

    当那些极少数有能力脱离出科拿的铁甲贝所制造的冰封的人自以为逃得一命之时,由渡的快龙所制造的流星群却已经落到了他们的头顶。随着一阵阵陨石坠落敲砸在血肉之躯之上时所发出的闷响,漫天的流星雨准确地命中了混杂在人群之中的所有已经暴露了身份的理想国的恶党和他们的神奇宝贝的头顶。

    几乎没有什么先后的差别,所有的陨石全都落地。被瞄准的恶徒与其帮凶也基本都化作了飞溅四处的烂肉与血浆。其中最大的一块陨石却是直直落在了主会场的广播间之上,径直将那里轰成了一片废墟。

    当飞溅的血液落地之后,整个彻底寂静下来的会场之中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个理想国的恶徒还保持着完整的形体。

    老老实实被冰封了起来的梅林尽力眨了眨眼,

    很难得梅林也跟着悲天悯人了一把。对于一直信奉着能力与责任划等号的梅林来说,没有能力拯救或是挽回的损失并不值得他自责、挂心。明明做不到却勉强去做,最后很可能只会害人害己。可是明明有能力却不作为,明明有能力阻止却坐视其发展,这种行为就多少让梅林有点不能接受了。

    暗自鼓动出一股超能力,梅林瞬间震碎了包裹住自己的那层薄薄的透明坚冰,而后顺手挥出另一道超能力轰碎了身边冰封住了凯门的冰霜。

    紧跟着破冰而出的梅林,陆陆续续也有不少训练家或是神奇宝贝凭借自己的本事破开了铁甲贝的冰封。像是小绿的喷火龙就通过尾巴上的火焰熔解了身上的冰层,而后冲着仍被冻住的绿温柔地吐着火苗,没一会儿就将其解救了出来。反倒是小赤和他的妙蛙花一直被牢牢冰封着。透过全透明的冰层,还能清楚地看到小赤那张不知具体因为什么原因而狰狞的脸庞。

    突然,抱臂而站的科拿打出了一个响指。

    紧接着,冰封住了全场所有人的透明冰层就彷佛是听到了指令一般开始迅速自我消融。没一会儿功夫,满场亮晶晶的冰塑像就化成了无数个湿哒哒的呆滞人类或是愣神神奇宝贝。

    当全场解冻之后,当从之前的绝对恐慌状态被强行冷却下来之后,刚刚还在忙着你争我夺地逃命的人们全都静止了下来,他们茫然的转动着自己的视线,似乎还仍处在深深的迷惑之中。

    不知何处突然响起了一声孩童的响亮啼哭。这个不知道是在为自己的遭遇或是伤痛还是为了自己亲人的逝去或是不知所踪而惨痛哭泣的声响,强烈地回荡在寂静无声的竞技场之中,回响了两三声之后,便是此起彼伏的痛哭、惨呼、悲泣和哀鸣在会场各处响起。

    如同恐惧会迅速传染一样,悲伤同样会急速蔓延。

    父母忙着寻找丢失的孩子,家人忙着找寻走散的亲人,挚友呼喊着彼此的名字。已经找到了或受伤或倒毙的亲友的人们在放声痛哭

    整个会场又变成了悲切的海洋,即便没有亲友离散或是遭遇不幸,可是受蔓延全场的悲伤情绪的感染,所有人都不由得情绪低落、鼻头发酸,最不济也如梅林一般保持着可怕的沉默。

    我的同胞们,我的兄弟姐妹们。

    突然,渡那在某种力量的加持下变得格外洪亮的声音回响在了哀鸿遍野的会场上空,那低沉、严肃而又郑重的声音却只能让整个会场的气氛变得更加低落与沉闷。

    请收起眼泪,请不要哭泣。灾难已经不可避免的发生,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这个已成事实的过去。但我们所能做的不仅仅只是呆在这里哭泣而已!擦干眼泪吧,我的同胞们。站起来吧,我的兄弟姐妹们。全人类的大敌已经对我们发出了战书。理想国的疯子们为了他们那不知所谓的疯癫‘理想’又一次卷土重来了。今天所发生在我们之间的惨剧,仅仅只是个开始

    我们今天所牺牲的,也仅仅是过去已经付出的和将来即将付出的极少一部分而已。悲伤、哭泣、痛骂、自责,这些都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擦干眼泪、收起悲伤,站起身来吧,我的兄弟姐妹们。今天的联盟不是过去的联盟,今天的我们有能力复仇,今天的我们要让那些肆意伤害我们的敌人付出代价!血的代价!血债必须血偿!以血还血!

    渡一向示人的形象并不是个热血的家伙,所以即便是在进行某种战前的动员演讲,这个家伙仍能把这些本该充满激情以及鼓动性、煽动性的言论变成冷冰冰的词语堆砌。可是即便渡一直冷着语调念着关都联盟的战争宣言与战前动员,让听者只感到丝丝透骨的寒意以及一阵阵扑面而来的威压,但就在眼前所发生的血淋淋的惨剧却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心神激荡。

    那个所谓的理想国,势必为他们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血的代价!

    渡用低沉的声音呐喊道。

    血债血偿!某个年轻的男训练家瞪着充血的双目,大力地挥舞着自己的胳膊,用已经喊破了音的嗓子嘶喊道:血债血偿!这个站在战斗场地之中亲眼看到了自己的父母被慌乱逃跑的人群给推挤倒地,之后就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少年此刻已然疯魔。

    血债血偿!观众席上,一个声音也跟着附和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