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前线与全境封锁: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们听见楼下传来尖叫,他们也知道如果不赶快行动的话,尖叫的就是他们了。

    纽约。

    当人们看见一座又一座大型建筑兴建起来的时候,他们以为秩序又被重建起来了。

    当然了,接下来发生的事又将告诉他们,他们又错了。

    化工品运输车一辆接一辆地开进城里,加了防弹改装的客车散布在各个角落。

平民,警察,士兵,没人注意到了。

    随着黄色雾气开始弥漫,人们发现自己置身梦魇。

        凯文·格里芬从床上爬起,他的闹钟显示才五点三十三分。

窗帘紧闭着,他在昏暗之中注视着自己的妹妹玛利亚·格里芬。

    隔壁住着特蕾莎和艾希,再旁边是瓦伦丁和唐纳德,其他人因为这种那样的原因被调走了。

凯文仍不太搞得清状况,他本应是一个罪人,被美军和阿特拉斯通缉的罪人,但他莫名其妙加入了一个他从未听闻的组织。

他环顾房间,白色的墙壁没有一丝瑕疵,就连靠在墙角的黑色大木柜也没有破坏协调感,但是放在里面的东西就不太一样了。

他分辨得出来一些东西荧光棒,标准556子弹,两把4也许是hk416,他认不出来),一叠书多半是科幻小说),还有一套他也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装备。

    他用手撑住了额头,那个噩梦已经是第三次了。

他梦见自己中了枪,从一辆飞驰的汽车上摔下来,或是自己坐在一辆烧焦的悍马车里,眼睁睁地看着fa枪杀他的母亲,他把双手举在面前,只能看见白森森的骨头。

    他用手指轻轻叩打自己的额头,没有发现玛利亚已经盯着他多时了。

哥,又做噩梦了吗?这一次是她先说话。

他还来不及回答,玛利亚又说你终于认清了事实吗,妈是被它们杀掉的,你还没搞清状况吗。

她把她们故意说成了它们。

    不,你不了解她们到底在干什么。

凯文并没有加重语气。

    那么你又知道了?玛利亚也没有生气。

    她们,她们是商品,是机器人,是机器士兵,她们只是在执行命令,她们有时候搞不清楚状况也没必要搞清楚。

凯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玛利亚缩回被子里,嘀咕了两句。

    凯文从旁边拿起十字架,在手掌中把玩着,就这样出神,好像时间对他来说不存在一样。

    咚的响声把他拉回现实,他转头一看,玛利亚抱着她自己的大腿摔在地上。

她脸色苍白,不停地抽搐着。

    医生!凯文冲出房间,再次喊了一句医生。

        凯文盯着检查结果出神,就像对着十字架那样。

a4纸上写的东西很多,但无非就是一句话玛利亚·格里芬被坍塌液感染了。

    他想到各种电影里的怪物和人们的传闻,不禁打了个寒战。

    其他四人站在医院的走廊上,就站在他旁边,他们都拿着自己的报告单,也许是庆幸,也许是同情。

    他们都安然无恙,但是心里并不是都安然无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