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前线与全境封锁:入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试图把这种令人高兴的情绪传递给菲儿,但自从昨天晚上的事发生后,菲儿似乎并不太想和他说话。

    他想象着自己的家乡,蒙大拿州,他在很小的时候还住在那里,后来随着亲人来到了纽约生活。

他在脑中播放着从小听到大的乡村音乐,那些由最朴实的乐器演奏出来的歌声总是显得十分矛盾:他可以从里面听出希望的破灭,又可以听出新的诞生。

也许正因为人们抱着乐观的心态,那里被称为希望州,北部唯一一个没有被暗区淹没的州政府。

现在,那里成了富人的聚集地,罪犯的藏身处,还有绝望之人完美的自杀场所。

    他望着天边,还是同往常一样的阴天,他看着平原尽头的山脉,好像翻过去之后就是目的地。

    他们在废弃高速路的路边走着。

虽说是废弃,但偶尔会有几辆车子经过。

多半都是军用车辆,什么公司或政府的都有,但是就是没有格里芬和其他以人形为主要战斗力的承包商的车辆。

因为这里是美利坚和末世军的过渡地带,就像所谓的共同管辖区。

这里是不会有人形的,末世军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形会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当然了,也不是任何一个人形都长得像人形。

比如说,他们放过了菲儿,只因为有一个幸存的纽约人在四处找她。

    当然飞机也还是有的,它们经过公路上空的频率甚至比车还高。

    格里芬和菲儿在这些东西经过的时候不会停下,而是继续前进,让他们看起来只是两个习以为常的徒步旅行者。

这招十分奏效,至少到现在为止没一个人会停车来问他们往哪儿走。

    战鸟发出的独特嗡嗡声总会让菲儿微微一缩,格里芬注意到了,但并不准备多多过问。

也许和她以前的经历有关系吧,但至少在他遇见她以前。

    那些飞机盘旋的声音又来了,格里芬望向天空,是一架鱼鹰,双螺旋桨直升机发出的噪音会更吵,因为它们可以飞得更快。

那飞机上有末世军的涂装,不知为何,它好像径直朝着他们飞了过来。

飞机锁定着他们,格里芬和菲儿开始加快脚步,但那飞机还是没改变航向。

    格里芬注意到飞机是改装过的,它的侧翼加装了发射器和机枪,后舱门被拆除,替代的是用铁丝网焊接的可以快速打开的垂直舱门。

那飞机的发射器瞄准了格里芬,随即一个小罐从里面飞了出来,在空中散发出大量灰白色气体。

那东西扩散如此之快,瞬间就将两人吞没。

    是催泪弹,格里芬感觉呼吸困难,眼睛受到极大的刺痛,他的手不觉已经掉在地上的突击步枪。

他听见周围传来许多人的吼声。

他回头看着菲儿,她也已经被有毒气体折磨地半跪在地。

    他想跑起来,但肌肉已然十分酸痛。

他感到自己的背被狠狠地一撞,接着手被人紧紧控制住。

一个穿着白色制服头戴放毒面具的人冲他说着什么。

他重复了好几遍格里芬才听明白:纽约市居民凯文·格里芬,你已经因为保护非法人形被逮捕!接着他被推上飞机,进入一片黑暗之中。

    格里芬在路上走着,菲儿跟在他身后。

他们踏着未融的积雪,向着远方的城市前进。

    还有一百多公里,格里芬想到再过最多三天就能到达华盛顿了,心中不禁充满了欣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