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前线与全境封锁:回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特蕾莎站起来,留下最后一句话:告诉他们别用照明弹。

    回家了,ak12,你回家了,我也回家了。

    墓地在基地的东边,就在山脚下。大家本想把他们埋在基地里,但是那里面可以挖开的土壤太少了,因为混凝土占的面积很大。于是大家干脆把他们埋在了登陆点。他们生前使用的武器被当做墓碑,头盔挂在上面以示敬意,就像人们一百年前做的那样。他们中的很多都是被击中头部死去的,因为他们头盔或防风镜上基本都有ak12留下的巨大的弹孔。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就算是再好的防具都不过是摆设罢了。噪音这时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一款经典游戏逃离塔科夫。也许是在虚拟游戏和高仿真的电子训练中已经习惯了吧,他现在面对朋友们的尸体时,竟没有多大感觉。

    将穿着灰白色制服的队友埋进土坑之后,唐纳德将数据录入阵亡士兵名单库中,然后将他们的铭牌收到一起。没人做任何多余的事,他们只是接受命令,然后执行命令。他们祈祷,为还活着的所有人,也为已经不在的人。他们只是任务成功的牺牲品。相比之下,同样损失惨重的陆军游骑兵部队没有他们这般沉重。陆军的人学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不要跟任何一个人成为好朋友,否则他死的时候你就会伤心的像死了爹娘似的。他们把裹尸袋送上飞机之后就没说其他的话,人死不能复生,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当然,他们也知道战术人形是一种多么恐怖的存在。在没有埋伏,支援,掩体和重武器的情况下,你在她们面前就是尸体。这句类似于弹坑不会再被击中。一样扯的话在所有人之中流行,但是它并不扯。它是真的。有些士兵会拿这些话跟军中的人形开玩笑,她们对此的反应是听起来很扯,但是我们来一场公平的模拟战之后,你会发现那是真的。

    傍晚时分,一架支努干和三架黑鹰运来了所有种类的补给,但唯独没有士兵。没有援兵,这是一件令人失望的事,因为那意味这他们不可能坚持的住跟今天一样的攻势。反而,他们抬走了受了重伤和不是那么严重的伤的人。斯嘉丽也这样离开了,小队又少一人。

    在损失了大半载具的情况下,部队无法继续前进,大家只好就在这半废弃的基地里驻扎下来。

    天黑了,大家都坐在悍马车里或干脆躺在草坪上。每个人都试图利用这黑夜休息一下,但是没人能睡得着。白天发生的事仍历历在目,那么遥远又那么真实。噪音和特蕾莎坐在弹药箱上,爆炸后的储料库仍留存的星星小火产生的光亮撒在他们身上。

    很真实,对吧?噪音道。

    嗯抱歉,我没听,的确,很真实,他们死了是挺真实的。

    他们会回来吗?或者,她?

    有可能吧,谁知道呢?他们就这么看重阿拉斯加?

    资源,你得知道,美国和苏联很走运。

    西欧联邦怎么想?坐山观虎斗,然后搞什么战争借款,赚大发?

    你想杀了她吗?

    唐纳德说的ak12,那个实验性战术人形。

    切,我觉得她就是个人偶,只会任人摆布的人偶。

    她杀了我们十多个人。

    那也改变不了她是区区人工智能的事实。

    所以她肯定会回来,趁晚上的时候把我们一个一个全干掉。

    所以她现在肯定瞄准着我们中的一个,只需要最小的惊动,她就会开枪,又一个美利坚自由公民就没命了。

    可惜我有几样东西她没有。

    夜视仪,还有特蕾莎指了指挂在腰间的两个emp,阿特拉斯生产。

    所以我该干什么?

    戴好头盔,待在原地,别乱走,确保不丢小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