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前线与全境封锁:荒芜之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要是来的人不是末世军的会怎么样?要是fal的伤再严重一点又会怎么样?要是末世军的人发现了这一切他们还能活着吗?无数的问题伴随着恐惧涌进了他的大脑。

他翻了个身,双眼空洞地注视着远方:一片荒芜的田地,夹杂其中的房屋都已经倒塌,唯一屹立于此的是一座信号塔,虽然一点小小的撼动都可能让它也变成一堆废铁。

    不知不觉间,他的眼角出现了一点点湿润的东西,他想起什么了,他想起了自己的爸爸。

那个将自己人生的全部都献给了新闻事业的人,福克斯新闻台的常驻联合国记者。

他几乎每天都是在联合国度过的,除了晚上和早上,还有偶尔的假期。

如果他现在还活着,如果他能亲自看到联合国的倒塌,如果    但是那些都是如果了    格里芬没能保护住许多人,他的爸爸,他的妈妈,他的朋友,甚至连他的妹妹都还生死未卜。

他不能让更多的人离去了,这是他的责任心在作祟    他也累了,在并不舒服的车厢里,他闭上了眼睛。

    fal轻轻地推开了车门,踏在了坚硬的路面上,她看着格里芬,他已经睡着了。

她慢慢地爬进了车厢,来到了因为寒冷蜷缩着的格里芬身旁。

笨蛋,少女想让心愿成真,你怎么能阻挡的了呢?    格里芬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现在的手足无措,让他甚至想抓起自己的武器。

他决定不管这么多了,于是猛地爬起,正对着fal,说道:你才是个笨蛋!与其这样地浪费体力,不如好好准备明天的行程!你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明白了吗?明白了就赶快回去休息!声音大的让他不安,让他感到更加的手足无措。

fal愣着,眼角闪着光。

    格里芬感到一阵剧烈的撞击,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面前就是fal的脸庞了,嘴唇上的温度也提醒着他正在发生的一切。

他的大脑已经不受控制,刚才所说的一切好似从未发生过。

    最后,格里芬温柔地结束了这个吻。

然后低着头说道:好了,到此为止吧。

我可不想明天早上起不来    fal没有动,而是问道:你说,菲儿这个名字怎么样。

    啊我觉得挺好听的。

    那以后就这样叫我吧。

    格里芬转身躺下,将手脚伸的长长的,故意只在车厢里留下很小的空地。

    fal不,应该是菲儿,跳下了车厢,回到了柔软的座椅上。

    格里芬搀扶着fal离开幸存者联合军的营地,太阳在西边摇摇欲坠。

格里芬在营地里拿到了一份地图,还是刚刚印刷的,这就意味着他们现在可以清清楚楚地知道这几年美国的哪些地方都有怎样的变化也就能更快地到达华盛顿。

    天刚刚黑了下来,两人就已经到了国家公路。

95号公路,宽阔,一直延伸到无限的远方。

当然,大战之后的痕迹依然无处不在。

远处的光越来越弱,直至四周都是漆黑一片。

没有了一点光源,格里芬停下了脚步。

    就在这里休息吧。

格里芬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一辆雪佛兰皮卡旁边,他猛敲了几下车门,随即爬进了车厢,清扫着里面的残渣。

格里芬让fal睡在车里面:虽然是窄了点,但是总比睡在坚硬的公路上要好的多。

那你呢?哦,没事,我就睡在货厢里,注意晚上别凉了。

格里芬说着就将毯子递给了fal,然后转身带上车门。

    等等,格要是你觉得冷的话不如fal先是激动地喊了一声,然后声音越发小声。

    菲儿啊,我说你最近是怎么啦,难不成,你被那群人给洗脑啦?但是那种事,我还是太年轻了算了,总而言之,你还是别傻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