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前线与全境封锁:“这并不是演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演习结束。

    看到了吗?新兵蛋子们,如果你们真的就这样上战场了,不是给别人送命还能干什么?!    唐纳德的训斥依然在特蕾莎的耳朵里回响,回到宿舍本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特蕾莎丝毫都提不上有一点高兴。

经过了三个月的训练,她本以为自己已经胜任了队长的职位。

可正如唐纳德所说过的,没有人可以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百分之百。

    没人来安慰她,因为大家都知道她的指挥把自己害死了一次。

他们来到这儿的目的可不是为了白白送命。

他们是背负着希望的,整个美利坚合众国现在只有几千万的人口,大都聚集在华盛顿,而西部和北部,不是被污染了就只剩下一片废墟。

没人知道自己的国家在这世界上还能存活多久,南亚,北非,南美,白令海,印度洋,北极,全都被污染了,没法生产,没法生活,变种的病毒把人和动物都变成了怪物    特蕾莎瘫倒在宿舍的床上。

虽说这是宿舍,不过就是一个放着许多床的机库。

特蕾莎就这样躺着,仿佛世界和时间都这样静止了。

    慢慢地,在她的世界中,世界在分崩离析,先是她的父母,然后是她的家,她父亲的福特车,她的宠物所有的一切都向一个悬崖落去。

最后是她的妹妹,艾希全副武装,抱着突击步枪跌落下悬崖,玛利亚,唐纳德也没有逃过陷入虚空的厄运。

    她自己则在逃,双脚不停地运动,根本不听她的指挥。

她身后的地面在塌陷,速度越来越快,她仿佛无法呼吸    特蕾莎猛吸一口气,在床上坐起来。

梦中的尖叫并不是凭空出现的,基地的警报声四处回荡,天空中有直升机和战斗机的声音,机库外的m1a2坦克发动了引擎。

    这不是演习,所有人立刻前往战斗岗位。

空洞而又无力的声音在重复着。

穿着军装的特蕾莎马上跳下了床,奔向军械库,这种场景已经演练过无数遍了,但她的心依然止不住疯狂地跳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