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前线与全境封锁:警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把尸体翻过身来,一个男性白人,大约三十岁,戴着毡帽,胡子拉碴,厚实的羽绒服和裤子,还有个背包。

    格里芬把他的毡帽取下,太阳穴有一个弹孔,看来是自杀,因为没有谁能随便打中别人的太阳穴。

    格里芬拿起那人的背包,下面有一个弹壳。

好吧,让我找找你的武器在哪儿。

他摸索着,果然在座椅下摸到了什么。

我往出来一拖,一把装了消音器的usp。

    啊哈,格里芬几乎笑出来了,那么,朋友,弹药呢?格里芬又打开他的背包,把里面所有的东西全部倒在雪地上。

    清点一番后,里面有两个罐头,两个装满子弹的弹匣,一盒手枪子弹,一张相片,甚至还有一个苹果!他看着照片,上面是这个人身穿警装的样子,旁边还有他的妻子和孩子。

翻过相片,后面有一句字迹潦草的话:亲爱的露西和孩子们,我来找你们了。

    格里芬抬起头,尽量不去想别的。

警察死在警车里,这算是个好归宿吧。

他把东西装进我的背包里,然后轻轻关上车门。

拿起usp,向超市走去。

    格里芬慢慢向外走去,双手握紧了手枪。

他的步子格外的小,以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在巷口,格里芬停了下来,他侧着脸向外看去--空无一人。

但他仍无法确定外面就是安全的,在战争中,你永远无法确保安全。

    格里芬蹲下来,随便从地下捡了个什么东西扔了出去。

噢,老天,他才不想知道那是什么,想想看,好几年的废墟中还会剩下些什么。

几分钟过去了,外面还是没有任何响声。

    格里芬站起身,慢慢向外面走去。

天气一点也不热,但格里芬已经开始流汗了,紧张会让他变得更容易犯错。

    ny两个字母变得模糊起来,格里芬甚至怀疑这一切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当然了,那不是    他的无数个细胞都在沸腾着,尖叫着。

最后,这一切都停止了。

    车上躺着一具尸体。

    格里芬竟然翻看着那具尸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