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前线与全境封锁:另一些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算是只为了这座城市。

    那么,在开战后,你有去找过其他的人吗?    嗯?其他人?你指的是?    就是你的其他亲人朋友啊。

fal无奈地说道。

    这个嘛,我找过一个人,可是我到她家时,什么也没有了。

    她?    嗯,对。

我的老师,怎么了?难道格里芬坏笑着对fal说道。

    我我才没有那个意思呢!fal说话开始变得吞吞吐吐。

    那么,‘那个意思’又是什么意思呢?格里芬继续逼问道。

    哼!fal无奈,只好将头转向一边,装作生气的模样。

    格里芬叹了口气,又说:    战争开始之前,很多同学都和家人一起搬出城了。

开始秩序还比较正常,后来到处都是盗窃,抢劫直到战争爆发的前一周,我们班只有两个人去上课了。

    那么,你为什么不离开呢?    因为我的祖父。

他是位前海军陆战队队员,他在阿富汗执行任务时身负重伤,后来被迫退役,回到美国就和我们住在一起。

他不能行动,因此就也无法离开纽约。

我主张留在纽约,因为我不想他一个人在医院里度过余生。

当然,爸爸妈妈也一起留下来了。

可是,一部分医生护士也逃离了纽约,一批病人也离开了纽约。

剩下的人依然维持着医院的运转,我也每天都会去医院看望祖父。

开战后,双方承诺不会攻击医院和学校。

但是,这座城里会惹出事端的不止是美国和北约,或者俄罗斯。

我最后一次看望祖父的时候,他把他的紫心勋章交给了我,并让我好好保管。

他说这是他的荣誉,也是我的。

第二天,医院就被烧毁了,我也没能救出祖父    格里芬边说边从外套底下拿出戴在自己脖子上的紫心勋章:圆润的紫色心形上嵌着华盛顿的半身像,而紫心的外边镶着金边。

    我还以为你戴着耶稣十字架。

fal一边把玩着紫心勋章一边慢慢地说着。

    当我意识到祖父去世时,我觉得这枚勋章不止是包含着祖父对于那场战争的牺牲与付出,还有另一些人对于这场战争的牺牲与付出。

    格里芬说着,将自己的手放在拿着勋章的fal的手上。

    另一些人?fal脸红着小声地问道。

    嗯,我想,我们大家都是这些人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