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前线与全境封锁:苏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fal看见救了她的这个人并不是一个凶神恶煞的壮汉似的人物,而是一个和蔼的年轻男青年的时候,感觉到不可思议:与自己同样发色的淡棕色短发并不显得乱糟糟的,相反,让人感觉还仔细梳理过。

头发下面一双淡蓝色的眼睛散发着一种自己形容不出的吸引力,白皙的脸上不见任何污渍。

这一切都与周围的末世环境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fal惊讶地呆在原地,这反而把格里芬逗笑了,他咯咯的笑声显得格外清脆。

原本蹲在地上的他站了起来,正准备向fal解释这一切,但fal好像明白他所想的,抢先说道:啊咧不用解释了我都知道了诶?!你不是昏迷了吗格里芬出自本能地问到,同时庆幸着自己没做什么过分的事。

fal面对这样的问题,也显得不知所措,她肯定对昨天发生的事感到不好意思:自己就在昏迷中被眼前的男生一直从路口抱到了他的家。

    但fal还是决定告诉眼前这个奇怪的幸存者外面所发生的一切。

她深吸一口气,走到格里芬面前,开始了讲述。

    格里芬将这位神秘的少女放在玛利亚的床上,然后给她盖好了被子。

他自己则来到了半塌的客厅,将两把武器放在了墙角。

格里芬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罐头。

    吃完饭后,格里芬将手枪和背包放在一边,伸了个懒腰,靠着墙,也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格里芬揉了揉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

看着东方初升的太阳,格里芬想:那家伙,也应该有好几个小时了吧。

    格里芬推开了门,看见被子突然抖动了一下,便笑着说:不用装了,醒了就起来吧。

说着,格里芬又退了出去,准备着两人的早餐。

    fal蜷缩在被子里,此时的她已经恢复完毕,她回忆着昨日奇怪的感觉,又思索了一下刚才的清澈的声音最后,她还是决定出去见这个人一面。

格里芬感觉到了动静,抬头看去,两人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