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公传:第九十七章 哪个为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胡三道:在秦爷生死不明时,小姐曾经当面立誓,说只要能救回秦爷,小姐便以身相许决不食言,不知小姐还记得这个誓言吗?

    当然记得。

    宋香主为了救秦爷差点把命都丢了,他为秦家立下如此大功,小姐是不是应该兑现自己的誓言。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开始躁动起来了,这事难办了,一方是秦爷的遗嘱,一方是秦惜若的誓言,这事到底该以哪个为准。

    秦爷的葬礼在卢诚的主持下进行,秦爷在康州也算是个人物,不但做私盐的来祭拜,一些其他商行的人也来了不少。萧知府得知秦爷死亡,心里稍有一丝愧疚,命段世明来替自己祭拜。

    秦惜若花足了钱,将秦爷风光大葬。秦家盐帮几百口子人全都来了,场面甚为壮观。五日之后,择吉时吉日将秦爷下葬。

    秦爷下葬后的第三天,卢诚将所有堂主和香主叫过来开会。秦爷的葬礼卢诚可谓事无巨细,均办的妥妥帖帖,这不但是因为他和秦爷的情谊深,而且还因为他藏有私心,这次葬礼让他出尽了风头,所有的兄弟都看见了他的表现,每个人心里也都有猜测,以后秦家盐帮可能就是卢诚的天下了,卢诚自己也安奈不住了,所以才这么着急开这个会。

    卢诚向秦惜若知会了一声,而在此之前他已经派人通知各堂主和香主开会了,他并未告诉秦惜若开会具体讨论什么事情,而秦惜若这时仍在悲痛之中,也没有细问。只有宋岩知道,这家伙可能要宣布卢俊和秦惜若的婚事,因为只有坐实了婚事,秦家的大权才能落到他的手中,否则,秦家永远都是秦惜若的。

    如果要让卢诚得逞,那秦家的产业从此就与宋岩无缘了,宋岩眉头紧锁,一时间竟无对策。隔了一会,才想起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将胡三,大胡子,管生,莫少翁四个人叫过来,这四人现在都已经是堂主,此时正在秦府。

    宋岩将自己的想法和四人说了,四人均按照约定行事。

    所有堂主均已坐定,客厅的正中间放着一把椅子,那原本是秦爷的位置,可今天可能要秦惜若做了。众人的心里都在猜测,虽然他们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但他们知道肯定有大事发生。

    小姐到。秦惜若的贴身丫鬟小可喊道。

    众人纷纷起身。秦惜若一身男儿打扮,外面仍然穿着孝服,腰间挂着一把剑,手中捧着秦爷的灵位。她缓缓走到椅子前,将灵位摆放在椅子上,然后退后三步,行跪拜礼,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

    门外进来两个家丁,他们抬着一个板凳挨着秦爷的灵位放着,秦惜若道:诸位请坐。众人落座。秦惜若道:家父惨死,家门不幸,惜若一介女流之辈,难以承担起秦家盐帮的重任,多亏了诸位对我秦家盐帮不离不弃,惜若在此谢过了。秦惜若说完向左右两侧鞠躬致谢,丁奎起身说道:我等受秦爷恩惠,没有秦爷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等敢不知恩图报,小姐大礼,我们万不敢受。

    丁奎身后的人纷纷附和。

    本来卢诚在左,丁奎在右,秦惜若是先向卢诚一侧施礼,然后才是丁奎一侧,本来丁奎这话应该是卢诚先说才对,可是他此刻已经有些飘飘然,有些不把秦惜若放在眼里了,所以刚才秦惜若施礼时他坐在那里毫无动作,可是当丁奎的一番话引起了很多人的共识的时候,卢诚才猛然醒悟,这还没到他一手遮天的时候。

    卢诚慢慢起身道:丁老弟说的对,我们兄弟们都受秦爷恩惠,虽然他人不在,但是义还在,小姐这话严重了。

    秦惜若道:卢伯伯,爹爹的丧事都是你在操劳,惜若要再次感谢你才是。秦惜若双手向前一握,弯腰施礼,卢诚忙双手托起,但是并没有碰到秦惜若的胳膊,只是做个姿势而已,小姐切勿如此。

    秦惜若道:卢伯伯,你叫众人来可是有重要的事情吗?

    卢诚迟疑了一下,道:额小姐,秦爷临终前交代的事情你可还记得?

    秦惜若道:爹爹的临终教诲字字还在耳边,从不敢忘记。

    那就好,那我这便向众人宣布了?卢诚道。

    秦惜若点头,嗯了一声。

    卢诚清了清嗓子,扫了一眼在坐的人,底气十足的说道:诸位,秦爷临终前将小姐托付给我家俊儿,卢谋打算择日让二人完婚,了结秦爷的心愿。

    众人一听骇然不已,因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秦惜若是看不上卢俊的,早在几年前秦惜若就曾明确的反对这门婚事,这事闹的沸沸扬扬,一时间还成为了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怎么现在突然就答应了呢。

    小片刻之后才有人反应过来,首先庆贺道:恭喜小姐,恭喜卢堂主。接着又有几个庆贺,但并没有像卢诚想象的那样,所有人都庆贺,这庆贺的人数还不足三分之一。卢诚一时间略显尴尬。

    再看秦惜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没有喜悦,没有羞涩,也没有难过,完全对刚才的话置若罔闻。

    卢诚故意咳出声来,对刚才几个祝贺的人回应道:谢谢各位的美意,具体的日子还需与小姐商议。卢诚又转脸对秦惜若说道:小姐,您看呢。

    秦惜若没有答话,她对众人道:诸位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有。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人说道。众人看去,那人坐在宋岩身后,正是胡三。

    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秦惜若问道。

    回小姐,在下胡三,原来是东街店铺毛堂主的属下,现在是宋香主的属下,在平谷负责一个铺子。

    哦,怪不得,是这样吗?宋香主。秦惜若问道。

    是的小姐,我后面四位正是平谷的四位堂主。宋岩答道。

    那胡堂主有什么要说的?秦惜若问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