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公传:第六十五章 酒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此处,宋岩一阵汗颜,虽然有情可原,但是心里却不是个滋味。

    秦惜若接着说道:当然这也不能怪宋堂主,平谷堂口的规模确实很小,在所有堂口中也是垫底的,而且他又是新开的,没有客户基础,他垫底自然无可厚非。我想说的是,即使像宋堂主这样的条件,依然有机会挑战我们的彩头,惜若也相信诸位,能将自己的堂口管理的更好,各位堂主,各位香主,我们三个月后见分晓。

    丁奎道:我支持小姐的做法。丁奎站起身接着说道:诸位,我们秦家盐帮的规模在康州城可以排到第四,上面还有吴家,钱家,萧家,我们必须时刻保持竞争态势,才能在盐商行业中立于不败之地,小姐的做法正是有忧患意识的体现,所以我丁奎举双手赞成。

    卢诚道:我卢某人我也赞成。

    秦穆之见情况如此,也说道:我也赞成。

    秦爷微笑着点点头。

    秦惜若道:多谢各位香主堂主的支持。今日我在府中备下酒宴,各位香主和堂主请入席。

    众人依次进入宴席,说来这也是秦家盐帮的老规矩了,众人都已经习惯,各自都找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各香的人都分别坐一桌,只是宋岩落了单,秦惜若请他同坐,同时被请的还有哑巴和管静好。

    席间,秦惜若是不是的会问一些问题,但每次问问题总会不经意的瞟向哑巴,宋岩也心知肚明,回答的也不慎在意。

    酒喝到一半,宋岩辞了秦惜若,端着酒杯来到丁瑞的桌子,拍着丁瑞的肩膀说道:丁兄,别来无恙。

    丁瑞忙起身让座,道:宋兄无恙。

    宋岩挨着丁瑞坐下,道:丁兄管理有方,盐铺的生意大幅上涨,我特来敬丁兄一杯。

    丁瑞本想也客套一下,可是宋岩的业绩是垫底的,实在找不到能够客套的话,于是只回道:谢宋兄的美意。

    二人举杯,一饮而尽。宋岩拿起酒壶给丁瑞斟了一杯酒,然后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道:丁兄在盐铺工作多年,经验颇为丰富,可否教我一二。

    丁瑞道:宋兄过谦了,其实做生意就是做人,宋兄只需要按照做人的标准来做生意,那顾客自会像朋友一样来找你。

    宋岩心道:这话说的等于没说。不过这也不是丁瑞藏着经验不告诉宋岩,所谓大道至简,就是这个意思,做生意可不就是做人嘛。

    宋岩心想既然问不出什么来,那也不便多费口舌,他敷衍一句道:在下受教了。

    丁瑞道:宋兄客气了。

    宋岩举杯道:来,我再敬丁兄一杯。

    丁瑞举杯道:宋兄请。

    二人饮罢,又闲聊了一会。宋岩倒是觉得闲聊的时候倒是能学几招,其实这也好理解,当你郑重其事的问一个人问题的时候,他肯定也回答的非常严肃,而当你闲聊的时候,那对方回答的肯定也很生动细致。

    酒宴已接近尾声,宋岩瞅了瞅哑巴,但已不见哑巴的踪影,他心想,该是和秦惜若约会去了吧,毕竟也好久没见了。

    宋岩和丁瑞告辞,带着几分醉意回房去了。

    第二次一早,宋岩三人向秦惜若辞行,准备返回平谷。秦惜若对哑巴依依不舍,哑巴的眼神之中也带着三分哀伤,宋岩看在眼里,乐在心里,他心想,昨晚的约会可真没白约。

    哑巴带着不情愿上了路,宋岩一路脸色古怪,他带着嘲讽的口吻问道:哑巴,昨夜我睡的熟,你回来没回来睡?

    哑巴看了宋岩一眼,不予理睬,这分明是想嘲讽他彻夜不归,哑巴那是那种爱开玩笑的人。可是宋岩却依依不饶,他又道:秦小姐的房间可有胭脂味?

    哑巴依旧不理。

    宋岩又道:秦小姐的被窝暖和吧。

    哑巴突然杀出一个犀利的眼神,宋岩吓了一跳,哑巴一脚踢在宋岩的马肚子上,那长鸣一声,猛冲上去狂奔。宋岩没有心理准备,被马颠的左摇右晃,管静好在后面哈哈大笑。哑巴的嘴角也微微挤出一丝笑容,然而仅三秒钟之后又消失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赶路,三人回到了店铺,此时按理说应该有很多客人才对,可现在却一个人也没有,胡三、大胡子、小辉以及其他人各个都愁眉苦脸的,只有吹牛大王莫少翁是一脸大王淡然。宋岩意识到出了什么事情,他问小辉道:小辉,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各个都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小辉咧咧嘴道:这还用问吗,你看看,一个客人都没有。

    宋岩也有疑惑,问道:怎么回事,客人呢?

    小明接话道:都去徐家盐铺去了。

    小眼接话道:他们抓的盐比我们的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