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公传:第一百二十九章 是敌是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是发动政变的那天晚上,大哥被六百影密卫追杀,人人都是亲眼目睹大哥跳入江中的,难道受了重伤的大哥还能游到对面去?天呐,那可是寒冬呀,而且那天下了几十年不遇的大雪,十八里宽的河面呀,他没在水中冻成咸鱼?    一想到大哥南宫御隆还活着,晋王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又想,万一大哥又回来了可怎么办?虽然他的亲信文官和武将被二哥杀得差不多了,可是他强大的个人魅力却不容忽视,南国的百姓心中早已认定了他,只要他振臂一呼,立刻就能集结十万大军,大哥要是真夺了位,那自己该怎么办?    大哥可不是什么仁慈的人,杀伐决断从不含糊,要不然胡人也不能见了他就怕。

虽然自己没有参与二哥的政变,但是二哥在政变之前找过他,他自己是知道的,知道了却没有通知大哥,那就是欺君之罪。

    晋王的头皮发麻,感觉生死就在顷刻之间,就在这时,那些步兵一直退到了他的身边,他再也坐不住了,立刻跳上了战马,喊道:不许后退,后退者斩!    步兵们开始停下了脚步,但是骑兵却有些躁动了,骑兵们的马好像感到害怕了,他们有些不受控制,开始嘶鸣,开始践踏着地面。

屠龙卒都是全副武装,不但人是重甲,马也是重甲,靠的近了就能感觉到大地在颤动。

马就是受到了惊吓。

    就在眨眼之间,最前面的那个屠龙卒已经杀了过来,士兵们再也抑制不住害怕开始向后跑,跑在最前面的屠龙卒并没有打开杀戒,他一提马头,那匹马竟飞了起来,足足飞了有十米远,然后落到了步兵的方阵里,后面的屠龙卒也跟着提起马头,让马飞跃起来,他们还没有挥刀开始砍杀,步兵方阵已经互相践踏争相逃命,两千名步兵就像被主人赶的鸭子一样,不要命的向四方奔逃,践踏死亡者不计其数。

    晋王开始惊慌,他知道有个词叫势不可挡,现在这种情况用这个词最适合不过了,两千名步兵向他冲来他是根本挡不住的,比这更糟糕的事情是,他的两千精装骑兵被自己的两千步兵冲垮了。

骑兵步兵混在了一起,没有战斗力不说,步兵跑起来也什么都不顾了,就那么大的地方,哪能看的那么准,人挤马,马挤人,自己人把自己人冲撞的七零八落。

    晋王不懂兵,可他的骑兵将军还懂一些,他见局势如此糟糕,就劝晋王赶紧逃命,这绝对没有翻盘的机会,晋王此时吓的退都打哆嗦,那将军说什么就是什么。

    混乱中,那将军喊道:组成人墙,保护晋王。

    他的声音被淹没在混乱之中,只有少数在他身边的亲兵听见了,这些人立刻下马并拉着马头横排站着。

以阻挡跑过来的步兵,可毕竟人少,没有起多大的作用,人墙立刻就被冲开了。

不过所有的人也都看见了,于是组成人墙的士兵慢慢聚集在一起,再加上士兵们齐声喝止,混乱的局面稍好了一些。

    就在将军第一次喊话之后,他就已经和晋王开始逃了,有眼力劲的都跟着跑了,那些执行军令的还在阻挡着,他们要为晋王的逃跑争取时间。

    不过单纯的认为剑法天下第一就是南宫御隆,还显的有些证据不足。

毕竟没有人能证明哑巴真的是天下第一。

那时候宋岩只是稍微怀疑。

    后来有一次在平谷的时候,所有的大户都被抢,那一夜哑巴竟无故的消失了。

宋岩就怀疑哑巴是不是和这些强盗有关,现在想来,那些强盗就是屠龙卒。

    再后来就是七日留香院那一次,影密卫的杀手临死之前对他喊了一个‘太’字,就是这次宋岩几乎快要确认哑巴就是南宫御隆了,为此他还专门找哑巴谈话,可是哑巴什么都不承认,哑巴不承认,宋岩就永远不知道谜底。

    还有就是现在这次,屠龙卒就是奔着哑巴来的,他们知道,若是康州城被打下来,那哑巴的命也不一定能保住,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哑巴再强也打不了三千人吧。

所以,屠龙卒哪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公主,而是为了他们的主人,那个跳江但是并没有死的前太子南宫御隆,他身边这个表情凝重的哑巴。

    无论推断的多么合情合理,无论宋岩有多少个证据,但是,只要哑巴不开口承认,宋岩就无法确认,哑巴的身份就依然是个谜。

    宋岩想从哑巴的脸上印证自己的想法,他看向哑巴,哑巴也用余光看见了他,宋岩没有从哑巴的眼神和表情之中读出任何的信息,宋岩有些沮丧。

    快看,有些不对,他们怎么冲向自己人的军队?萧晓指着屠龙卒说道。

    宋岩心里一阵窃喜,他猜对了,屠龙卒不是来攻城的,而是来救他们的。

这样一想,他更加的坚定哑巴就是南宫御隆。

    其他人都懵了,他们在想,难道屠龙卒连敌友都不分了吗,还是战马蒙上了眼睛看不见路?    屠龙卒的人数并不多,大概只有两百人,而对面晋王的部队还有两千步兵,以及新调来的两千骑兵,步兵的战斗力倒是不强,这些人已经攻城半天了,没吃没喝的,身上也没多少力气了,但是骑兵却不能小觑,他们一直守护在晋王身边,一点力都没出。

    虽然屠龙卒的出场很帅,但是能不能打赢晋王的两千精壮骑兵还是个未知数。

人们的心里都打起了鼓。

    屠龙卒越来越近了,对面步兵的脸色越来越惊恐,他们的手在发抖,他们的腿在一点一点的向后移动,第一排的压第二排的,第二排的压第三排的,整个方阵都在向后退,一直退到中间晋王的位置才退无可退。

    一直坐在中间大伞下的晋王从看见那片黑云就满脑子的疑问,大哥不是死了吗?他的屠龙卒怎么会出现在康州城?难道大哥没死吗?还是屠龙卒只是到康州来旅游的路过这里?后者的可能性不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