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公传: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可真会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宋公子真是难得的人才,我一定上书皇上为宋公子请功。萧知府说的大义凛然。宋岩在心里鄙视了他。前方的战士都在守城,他作为一城之主却躲在密室里。

    多谢萧大人。宋岩道。

    既然外面无事,那我们出去说吧。萧知府道。

    宋岩的目光已经盯向了那些大箱子,现在又听萧知府这样赶他走,心中立刻起了疑心,宋岩绕过萧知府向大箱子走去,萧知府立刻挡在宋岩的面前,宋公子,门在你后面。

    宋岩看向哑巴,哑巴大步向箱子走去,萧知府还想去拦哑巴,哑巴手一推,差点将萧知府推倒。

    宋岩眼尖,他看到地上那具尸体的腰部有个吊坠一样的东西,他过去伸手一摸,扯了下来,拿在手中一看,忽的出口影密卫。

    宋岩捂着伤口又走向另外两具尸体,从他们身上也搜到了两个带着影字的黄金令牌。宋岩似乎明白了,这些影密卫很早就进了城,哑巴上次杀的只不过是其中的三个,在城中的其他地方还有不少影密卫。同时宋岩也明白了,为什么三个奸细见到他们时脸上竟是惊恐的表情。他们是害怕哑巴。

    想到此处,宋岩下意识的看向哑巴,哑巴也看向他,二人心照不宣。宋岩知道,哑巴是不会透露自己的身份的。

    宋岩的伤口又疼了,张玉环忙上前扶着他,宋岩道:知府大人还没有消息,我们要赶快找到他。

    张玉环点了点头,我们去父亲的书房。

    宋岩嗯了一声,在张玉环的搀扶下缓慢行走,哑巴紧跟在后面。穿过一段小路,在向里面就是萧知府的书房,这时里面传出来一声‘救命’,张玉环一惊,是馨儿。

    宋岩道:哑巴,快去救人。

    哑巴脚一抬,两步就进了里院,宋岩和张玉环也加快了速度跟上去。馨儿坐在地上不停的哭泣,他的身边是两个影密卫,一个正在拿刀逼问着馨儿,一个就站在旁边做掩护。他们正在盘问馨儿关于萧知府的下落。

    哑巴一出现,两名影密卫的目光都看向了他,他们和方才死的三个影密卫一样,露出了惊恐和不可思议的表情,哑巴没有迟疑,也没有顾忌坐在地上的馨儿,他的剑就像一道闪电向两个影密卫劈来,两剑下去已经结果了两人的性命。

    随着一声惨叫,书房里又跑出两名影密卫,这二人的表情和刚才的一样,他们的下场也和刚才的两人一样。

    张玉环松开宋岩的手臂去扶馨儿,关心的问道:馨儿,你没事吧。馨儿死里逃生,见到了张玉环犹如见到亲爹娘一般,她紧抱着张玉环放声大哭,张玉环安慰两句,馨儿的哭声渐渐小了些,张玉环问道:‘父亲大人呢?’

    馨儿带着哭腔道:我也不知道老爷在哪儿,老爷在书房里,我一直在外面伺候着,从没见老爷出来过。

    有密道。宋岩在一旁说道。

    四人不约而同的进了书房,张玉环边进去边喊道:父亲,父亲。

    书房的面子不大,但是分着里外两间,外面的正前方摆着一个四方桌,桌上摆着一个香炉,香炉中没有香,却有燃烧完的烟灰。右侧是两张椅子和一个小案几,看来是留会客用的,左侧是刻着精美图案的木墙,中间开了一小扇门,上面挂着一层薄纱挡着,那薄纱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口子很整齐,应该是刚才的影密卫用刀划的。

    张玉环先进了里面,宋岩和哑巴紧跟着进去,馨儿留在外面。里屋的中间摆着一个书案,书案上整齐的摆放着文房四宝,书案的前方墙面上挂着两张山水画,后方是一个书架,书架上密密麻麻的摆满了书。屋里屋外的东西都一目了然,哪有密道的影子?

    父亲。张玉环又叫了一声,希望萧知府能听见,三人都安静的等待着回音,然而没有回音。宋岩行动不便,他指着墙上的两张山水画,哑巴走向那两张画,用剑挑了一下,画后面并无机关。宋岩不相信,他又忍着疼走到墙边,伸出带血的手敲了敲墙面,想通过声音来分辨有没有机关,敲了几下,并无异样。宋岩又看向桌子,他给哑巴递过去一个眼神,哑巴将书案上的文房四宝都动了一下,也将书案腿、椅子腿也晃动了一下,最后又朝书案的底部看去,仍是一无所获。

    宋岩开始踱步,他不是着急,而是在试试地面的动静,他走几步就用脚板拍拍地面,一圈走下了,仍是没有发现。宋岩最后将目光投向书架,哑巴收起剑准备去挪书架,宋岩突然喝止道:慢着。然后小步移了过去,他盯在书上一本本的看,还真被他发现了什么。书虽然多,但是萧知府并不怎么看书,书架上的书都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仔细看去,其中有一本书上面的灰尘被擦去过,这说明这本书被别人动过。

    宋岩伸着带血的手摸向那本书,他轻轻一抽,那书竟然不动,宋岩立刻明白了,机关就在这本书上,他脸上浮出了惊喜之色,他加大了力气使劲一抽,卡的一声,书动了一下,张玉环脸上也有些惊喜,可是几秒钟过去了,并没有看见机关门开开,宋岩又起了疑惑,他顺着书继续寻找,发现下面的一排书中也有一本上面没有灰尘,他又用力抽了一下,又是卡的一声,可机关门仍然没有打开,宋岩的疑惑深了,他继续向下找,在第三排又找到了一本没有灰尘的书,他再一拉,后面的墙体突然动了一下,三人一阵惊喜,宋岩快步走到墙体前面,使劲一推,推出一扇门来,他看向身后的张玉环,张玉环满脸的赞赏。

    门后面就是向下的台阶,隐约能看见里面透着暗黄的烛光,为了安全起见,宋岩看向哑巴,哑巴上前,走在了最前面,接着是宋岩,最后是张玉环。视线不明,哑巴走的很慢,走着走着,烛光越来越亮了,视线也越来越清晰了。台阶走完了,下面是一片平地,哑巴、宋岩、张玉环已经能够看清楚前面的东西了。

    前面是几十口大箱子,在靠墙的地方堆着几个袋子,再向前是一张简易的木板床,木板床的一侧好像有个人影在闪动,哑巴、宋岩、张玉环三个人都看见了,张玉环胆小,吓的叫了出来,紧紧地抱着宋岩,宋岩没有闪躲,任由她抱着。哑巴拔出宝剑,烛光映射在宝剑上,闪出一道亮光,床那边的人立刻站了出来,不要怕,是我。

    果然和宋岩猜的一样,里面的人就是萧知府。

    父亲。张玉环在宋岩身后弱弱的叫道。

    萧知府从床后面走出来,神色有些狼狈。外面怎么样了?萧知府问。

    杀手已经全被我灭掉了。宋岩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