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公传:第一百零二章 营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萧知府道:家属没来怎么能行,快去,将尸体抬到外面去,看看有没有人认得。

    两个官差答道,是。然后挨个将尸体抬到了公堂之外。宋岩道:‘大人,这样将尸体放在堂外是对死者的不敬,我这就去命人打造三副棺材,将他们好生安置,也不至于暴尸在外。’

    所虑甚是,死者家属见你如此尽心,想必心中也会减几分仇恨。萧知府说道。

    顿了一下,萧知府提高嗓门说道:先将哑巴押入大牢,待到死者家属前来再量刑定罪,退堂。

    府衙门外,宋岩让大胡子和莫少翁两人去买了棺材,棺材这东西有订做的,也有现成的,两人去了没多久便弄来了三口棺材。三口棺材分别用三辆驴车拉着,都是喷了黑漆的上好棺材。棺材在府衙门口停下,宋岩四人和送棺材的车夫一起将棺材抬下,并排将棺材放在府衙门口的左侧空地处,车夫走后,宋岩抬着一具尸体的腿部,胡三抬着头部,两人铆足了力气将尸体举起,然后准备放在棺材里。

    正在他们将尸体举高在半空的时候,尸体腰部突然露出一个金色的腰牌,那腰牌只露出一半,上面好像还有字,但是并看不清楚是什么字,宋岩左右打眼看了一下,左右的看门官差还在看着地面或者前方,他们懒得看死人。

    宋岩和胡三将尸体轻放在棺材里,宋岩用手撩了一下尸体的腰部,一个‘影’字进入了宋岩的视线,胡三张大了嘴巴,但却发出蚊子般的叫声,‘是金子!’,宋岩立刻用眼神提醒他,胡三立刻将嘴紧闭,然后有余光扫视了一下两侧的官差。宋岩将腰牌拨了进去,整理了一下衣服,将腰牌挡的严严实实。

    宋岩还想去抬另外两具尸体,但是莫少翁和大胡子已经将另外两具尸体全都放在了棺材里。宋岩道:走,咱们回去吧。

    胡三在耳边提醒道:要不要叮嘱看门的差爷,让他们好好看着,别让金子给别人偷走了。

    宋岩小声但语气坚定的说道:不可,你越是让他们叮嘱,他们就越会怀疑,碰尸体是件晦气的事,没有人会主动去碰。

    那万一不小心被看见了呢?胡三特意强调了一下万一,宋岩知道,胡三是想将金子顺走,宋岩肯定且带有命令的语气说道:没有万一。胡三被顶了一下,不再说话。

    回去还有事情要忙,一万两银子就是个大事情。答应萧知府的银子一定要尽快付,给的越及时哑巴就越安全,但是一万两不是个小数,宋岩身上并没有那么多银子,而且平谷分店也没有那么多,能拿出来的只有厉佰熊他们,但是来回需要时间,目前只有向秦惜若借了。

    从突然丧父到盐帮分裂,秦惜若最近憔悴了很多,这时候是女人最虚弱的时候,她非常渴望能有个人陪在她身边帮她分担一些,的确,让一个女人承受这么多是有些残忍的。小可就陪在秦惜若身边,饭菜来回热了好几遍也不见少。小可哽咽着说道:‘小姐,你多少吃点吧,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垮掉的。’

    秦惜若目光呆滞,面无表情,她像是回答小可的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道:死了更好,这样我就可以陪在爹爹身边了,也少了这许多痛苦。

    小可哭得更大声了,小姐,你说什么胡话,小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小可也陪着小姐一起去。

    秦惜若不说话,两滴眼泪分别从两个眼角流出,顺着脸颊流到了颚下,然后掉落在了地上。

    小可也不说话了。

    一会儿,一个丫鬟在外面探头探脑,小可看见了她,轻轻的出了门,那丫鬟轻声说道:宋香主要见小姐,我知道小姐心情不好,先将他挡下了。

    我去看看。小可一边说一边走。

    小可和丫鬟一前一后出现在宋岩的视线里,宋岩开口道:小可姑娘,小姐在里面吗?

    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就好。小可不看宋岩,将目光移到院子里的两个盆景上,语气中透着不耐烦。宋岩不知道,在小可眼里,宋岩也是分裂秦家盐帮的坏人,虽然他自己觉得是名正言顺立功得来的。

    宋岩把刚放下的茶杯又端了起来,喝了一口,起身道:多谢知府大人了,我这就回去准备,明日派人给您送到府上。

    说完宋岩不等萧知府回话便迈开了步子,距离门口还有几步远的地方,身后传来萧知府的声音慢着。

    宋岩停了一下,但并未回头,萧知府说道:死者家属的抚恤银子得由你来出。

    宋岩道:‘这是自然,大人说多少就是多少。’

    身后,萧知府将茶杯放在案几上,故意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宋岩踏步出门,走到衙门外等着哑巴和段世明一行人。

    没用多久,萧晓和华鹏先到了,随后是段世明,接着是捕快押着哑巴,后面还有胡三、大胡子、莫少翁三人。段世明若有深意的看了宋岩一眼,宋岩点了下头,眼神之中含有感激之情。

    胡三凑到宋岩身边,附在他耳边小声问道:宋公,哑巴还有救吗?宋岩道:且看知府大人如何断案。

    公堂之上,最中间坐着的就是萧知府,堂下竖着摆放三具尸体,哑巴跪在尸体右侧,两边站着押班的官差,每人一根杀威棒杵在地上,宋岩等人站在堂外观察,周围还有很多百姓围观。

    惊堂木一响,下面跪着的是何人?

    堂下一片寂静,门外也是一片寂静,隔了一会,段世明开口道:大人,下面跪着的是个哑巴。萧知府被段世明一提醒才猛然想起,他本来知道哑巴的,但是问话惯了就脱口而出了。

    宋岩在门外高声说道:大人,我替哑巴答话如何?

    萧知府早已看到堂外的宋岩,他高声道:堂下回话。

    是。宋岩移步到堂下。

    萧知府问道:到底发生了何事,堂下的尸体又是怎么回事,快一一道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